央視《對話(huà)》:新能源如何才能擔當大任?

2022-03-14 15:23:16    來(lái)源:央視財經(jīng)


時(shí)至今日,能源和人類(lèi)的發(fā)展休戚與共,隨著(zhù)“雙碳”目標的提出,人們通常會(huì )覺(jué)得“雙碳”的減碳是跟煤炭有直接關(guān)系的,但真的是這樣嗎?未來(lái)中國的能源煤炭將扮演什么樣的角色?新能源如何才能擔當大任?

3月12日,央視財經(jīng)頻道《對話(huà)》欄目播出了《從能源看懂中國經(jīng)濟》,邀請到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國家能源咨詢(xún)專(zhuān)家委員會(huì )副主任杜祥琬,中國社科院工業(yè)經(jīng)濟研究所能源經(jīng)濟室主任朱彤一起解讀如何從能源看懂中國經(jīng)濟。

拉閘限電背后真的是煤的錯嗎?

杜祥琬表示,不能讓煤炭背鍋,數據顯示,去年一年電力增加了10.3%,不缺電,中國的煤也在增加,不缺煤,但還是拉閘限電。兩個(gè)原因:第一,有些地方對能源的需求、對電力的需求比這個(gè)還高,并不是所有的需求都是合理的。第二,煤和電是一家,但有一段時(shí)間,煤走市場(chǎng)了,價(jià)格上去了;而電走計劃,管住了,結果發(fā)電廠(chǎng)越發(fā)電越虧損,所以有一些發(fā)電的煤電廠(chǎng)就不敢多發(fā)。實(shí)際上是管理問(wèn)題、體制機制問(wèn)題。

朱彤表示,減碳是如何處理減碳和高耗能工業(yè)競爭力的關(guān)系問(wèn)題,目標應該是想讓它從高碳的高耗能工業(yè)轉向低碳的高耗能工業(yè),而不是說(shuō)把它的規模逐漸縮小。

“雙碳”到底該如何進(jìn)行呢?

要重新認識中國能源資源稟賦。杜祥琬表示中國的能源資源稟賦,除了化石能源資源稟賦之外,中國還有豐富的非化石能源資源稟賦,比如太陽(yáng)能、風(fēng)能、水能等,所以應該重新認識中國的能源資源稟賦。

杜祥琬在節目現場(chǎng)提到,中國的化石能源是以煤炭為主,國際上是油氣為主?,F有技術(shù)條件下,煤電仍是主力能源。因而,實(shí)現“雙碳”不是簡(jiǎn)單地退煤,而要實(shí)現“多能互補”,推動(dòng)煤炭和新能源優(yōu)化組合,建立以可再生能源為主體的低碳綠色電力系統。

首先要清潔高效利用煤炭,同時(shí)在能源安全的前提下降碳,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當中又要做好新能源的發(fā)展,讓它長(cháng)大。本世紀初,太陽(yáng)能、風(fēng)能等非水可再生能源在整個(gè)中國的一次能源當中貢獻不到1%,所以說(shuō)當時(shí)有4個(gè)字就叫“做微不足道”。我們研究了以后,提出來(lái)另外4個(gè)字,它一定會(huì )變成“舉足輕重”。按照現在的數據,太陽(yáng)能裝機和風(fēng)電裝機都分別超過(guò)了3億千瓦,還在增加,但是我要說(shuō)這還不夠,未來(lái)還有4個(gè)字“擔當大任”。

非化石能源領(lǐng)域中,水電已經(jīng)作出多年貢獻,現在貢獻將近4億千瓦。在非水可再生能源成長(cháng)之前主要是水電,這是老大哥,但是以后的風(fēng)和光可能量最大。但是,我要強調一下生物質(zhì)能的重要性,因為生物質(zhì)能它能產(chǎn)生不光是發(fā)電,它可以液態(tài)形式,氣態(tài)形式(沼氣),在節能環(huán)保上可以發(fā)揮它獨特的作用,所以我覺(jué)得這幾個(gè)各有各的特點(diǎn)。核能呢,現在的貢獻比例還比較小,我覺(jué)得從中國未來(lái)的能源結構里邊,核能的貢獻比現在要大一點(diǎn)。之前,因為種種的原因,大家對核能有這樣那樣的擔心,但是今天的核能大家如果深入去了解一下,它的安全性不可同日而語(yǔ),可以說(shuō)做的相當不錯,將來(lái)跟光電、風(fēng)電結合好,它是一個(gè)比較穩定的集合。

非化石能源什么時(shí)候可以擔當起主力隊員的這種作用?杜祥琬表示這是個(gè)逐漸的過(guò)程,風(fēng)、光、水、電所有的生物質(zhì)能在一次能源之間的比例15.9%,到了2025年這個(gè)比例應該能到20%左右,國家也明確到2030年25%,到了2060年它可能要擔當大頭超過(guò)50%,整個(gè)加起來(lái)的話(huà),非化石能源應該是第一位的。

朱彤表示,雖然我們現在的這個(gè)新能源的比重還很低,但是能源轉型向可再生能源發(fā)展本身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給中國經(jīng)濟帶來(lái)了新的活力和新的競爭優(yōu)勢。比如說(shuō)我們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,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特別是它的動(dòng)力電池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本身用了也就10來(lái)年的時(shí)間,我們的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這個(gè)領(lǐng)域從技術(shù)、從產(chǎn)業(yè)、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走到了國際的前列,應該是領(lǐng)先地位,這個(gè)是傳統汽車(chē)工業(yè),應該幾十年都達不到的一個(gè)高度,那么現在像動(dòng)力電池的主要的原材料,我們在全球的份額基本上到60%以上。

光伏發(fā)電產(chǎn)業(yè)鏈也是一樣的,基本上達到70%~90%都是中國的,這本身來(lái)講如果隨著(zhù)能源轉型的未來(lái)的推進(jìn),未來(lái)新能新能源的發(fā)展會(huì )帶動(dòng)更多的制造業(yè),更多的新能源低碳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,這個(gè)是中國在未來(lái)低碳經(jīng)濟時(shí)代國際競爭力的一個(gè)很重要的來(lái)源和組成部分,這個(gè)我認為是新能源為中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貢獻的一個(gè)很重要的方面。

節目最后,杜祥琬表示能源有一個(gè)“不可能三角”,如果一個(gè)能源體系又要安全可靠,又要經(jīng)濟可行,又要綠色低碳這簡(jiǎn)直是不可能的,我有一個(gè)想法,我們要通過(guò)幾年、幾十年的努力提倡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能源實(shí)現可能三角。

 

相關(guān)文章

[打印] [關(guān)閉] [返回頂部]